您的位置
主页 > 商业资讯 » 正文

如果不是运气太差,他可能已是全球产业霸主

来源:www.axebite.com 点击:1129

曹兴诚和张忠谋曾经被称为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孪生兄弟”,他们也是真正的“敌人”。他们的“斗争”持续了20多年,几乎贯穿了台湾信息产业的整个历史。

今天,张忠谋已经成为全球霸主,但他已经成为局外人。

2017财年,TSMC实现收入330亿美元(约208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近800亿元人民币。2017年3月,TSMC市值突破万亿元大关,超越英特尔成为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今天,TSMC的市值已达2262亿美元,成为台湾市值最大的公司。

同年,曾被称为“双雄”的TSMC 2017年收入322亿元(新台币1492亿元),净利润只有20亿元(新台币96亿元)。它的市场价值只是TSMC的一小部分,而且在各个方面都落后了。

时间已经过去30年了。台湾联合电力公司的情况并非如此。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资讯科技产业一直是台湾经济的支柱,而半导体铸造是台湾资讯科技产业的支柱。长期以来,台湾知名信息技术企业的发展得益于这一根本优势。

台湾半导体铸造厂的崛起得益于产业模式的重大创新。

在此之前,世界知名的半导体公司已经做了从设计到制造的一切。芯片设计的投资通常始于10亿美元,而芯片制造的投资则更多。这使得半导体成为一个既技术密集型又资本密集型的昂贵产业,整个市场被几个巨头牢牢控制,后者几乎没有机会进入。

台湾在半导体行业的伟大创新是将设计和制造分成两部分,从而诞生了两个新行业:芯片设计和芯片制造。简而言之,这意味着有设计能力的公司应该专注于设计,而有制造能力的公司应该专注于制造,设计和制造应该因为专注而更好。

这种分割大大降低了进入半导体行业寻找食物的成本。此前由少数寡头控制的市场也相应发生了变化。TSMC的张忠谋被认为是这一变革的发起者。

20世纪80年代末,他在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德州仪器担任全球副总裁多年。张忠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已经掌握了半导体工业多年,他被邀请到台湾帮助发展半导体工业。他最后的选择是成立一家专门从事半导体铸造制造的公司,也就是今天的TSMC。

张忠谋的这一分支使得芯片设计公司没有能力兼顾制造业,可以利用TSMC作为自己的制造工厂与传统半导体巨头竞争,并将芯片的应用扩展到传统半导体巨头没有时间处理的地方。当这些设计公司继续在竞争中获胜并在新领域取得成功时,也给TSMC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订单,加速了半导体行业的整体繁荣。

这是TSMC对全球半导体工业发展的最大变量和贡献。在英特尔的领导下,在传统模式下无法与英特尔竞争的AMD至今仍保持着可观的活动。高通和苹果也受益于TSMC的合同制造模式,因此专注于设计和品牌。

著名管理学教授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因此说,张忠谋没有创业,而是创建并实现了两大产业:专业半导体制造和合同制造产业以及专业半导体设计产业。台湾媒体更直接地称张忠谋为台湾经济的“救星”。

但是有一个人嘲笑张忠谋得到的赞美。这个人是曹兴诚。

在曹兴诚看来,芯片铸造是他自己的主意,而张忠谋只是一个“抄袭者”。他公开表达了这一观点,但张忠谋从未对此做出回应。

与张忠谋相比,曹兴诚的人生起点低得多,简历也薄得多。

张忠谋出生在中国大陆。他的父亲是政府官员,从小生活优裕。他在美国哈佛、马萨诸塞州和斯坦福大学学习,建立在德克萨斯仪器公司的基础上,并作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大赢家被邀请到台湾。

曹兴诚出生在清水镇,

曹兴诚思维灵活,善于创新和创造。在理工学院期间,他被称为“思想之王”。当时,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刚刚开始其前言,所以他能够参与整个过程。

1976年,台湾从美国无线电公司转移芯片制造技术。RCA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全电子彩色电视显像管和第一个太阳能电池。然而,在技术变革的过程中,其发展直线下降,并处于合并的边缘。

当时,美国对半导体的技术封锁并不像现在这样严格,所以台湾获得了RCA技术,让一群以电子研究所(Institute of Electronics)为核心的人来应用这项技术。曹兴诚就是其中之一。

基于这项技术,在当时的“经济部长”孙云轩的大力支持下,电子研究所计划成立一家集成电路公司。由于原股东企业的名称中带有“华”字,该公司被命名为联华电子,后来又被称为联电。

一群技术人员管理着一家公司。谁来管理它?

电子研究所所长胡定华在所有医生中选择了硕士学生曹兴诚,理由是“做研究不同于做生意。他不怎么说话,但他有很多观点,而且有很大的模式。”

1983年,曹兴诚成为联华电子的副总经理,年仅33岁。

但这不是一份好工作。

因为半导体行业门槛很高,外界普遍看不起联电。我的好朋友建议曹兴诚留在“体制”内,自己承担盈亏。曹兴诚也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决定去争取。

和当时的其他半导体公司一样,UMC的起点也是集成电路设计、生产和制造的一个转折点。这不仅很难,而且在巨人的阴影下也没有成功的希望。

根据曹兴诚后来的单方面声明,他意识到这样的模式不会在他上任后很快结束,于是他日夜思考如何打破董事会,最后想出了一个半导体合同制造方案,即让联电放弃不擅长的设计,专注于合同制造。

当时,张忠谋还没有回到台湾,但他已经非常接近台湾的“经济部”,并被聘为技术顾问。曹兴诚关于张忠谋的言论“剽窃”了他的想法,这也是事实。

根据他的声明,考虑到这个想法,他写了一份晶片铸造模式的提案,并委托给了张忠谋。在提案中,曹兴诚详细阐述了半导体合同制造的好处,并提出了与张忠谋合作的希望,但张艺谋没有回应。

曹兴诚并不觉得“幼稚”,直到张忠谋被邀请以台湾工业学院院长的身份回到台湾,并创立了TSMC,最初是一家半导体铸造厂。

此外,张忠谋还担任了联电董事长,并因其新的身份成为曹兴诚的顶头上司。

曹兴诚说,他从未想到这位著名的半导体巨头回到台湾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复制自己的想法。然而,人们不得不在屋檐下鞠躬,曹兴诚不得不愤怒地往下压。

这么多年后,当UMC能够与TSMC角力时,曹兴诚向公众提到了这一事件,但张忠谋从未回应。外界一直在争论这个问题,只有天知道是对是错。

但是张忠谋给他一个“报仇”的机会。

随着TSMC的建立和TSMC的同时管理,张忠谋不能把它用于两个目的。1988年,TSMC从英特尔赢得了一大笔订单,其合同制造走上了正轨,而TSMC仍在这条道路上艰难前行。

1991年,已经是UMC总经理的曹兴诚与其他董事一起解除了张忠谋UMC董事长的职务,理由是张忠谋没有平等对待UMC和TSMC,并取代了他。

那时,张忠谋的地位不如今天强大。这一事件也在台湾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后来被称为半导体“雌雄同体”的模式开始了。

在曹兴诚主席接过指挥棒之前的几年里,台湾联合电力采取了半导体铸造、集成电路设计业务和静态随机存取存储器(SRAM)并行战略,三大业务各占一

曹兴诚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他宣布台湾的UMC将完全转变为晶圆厂。最初的集成电路设计部门将被分成不同的公司。UMC将只持有股票而不经营。

此外,曹兴诚还拿出了一项专注于合同制造的计划:从芯片设计公司筹集资金,结合集体力量共同打造一个合同工厂。这种安排的一个明显优势是,它不仅能筹集更多资金,还能约束更多订单。

在短短的四个月内,曹兴诚加入了12家美国集成电路设计公司,建立了新台币400亿元,并建立了三个半导体发电厂,连城、贾立安和李安瑞。第二年,合资发电厂的规模扩大到四家。

与此同时,曹兴诚也大规模走出台湾,与日本合并,在新加坡建厂,不仅赢得了大量海外客户,而且产能也与TSMC持平。

UMC持续而慷慨的努力让TSMC相当紧张,甚至拉了TSMC的策略。不久,TSMC继续其走出去并在美国建厂的战略。

在那段时间里,两家公司为彼此而战,为彼此而战。偶尔会有一场大的戏剧。这也是台湾半导体行业最活跃的沸腾年。

在高峰期,TSMC在1997年6月宣布将在越南投资4000亿新台币,TSMC立即决定增加5000亿新台币的投资。

1997年8月,联电子公司李安瑞开始试生产,第二个月生产能力达到3万片。10月,UMC管理层公开表示,两年内肯定会杀死TSMC。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两个人争夺霸权的关键时刻,一场事故改变了象棋比赛。

莲花公司发表恶意言论几天后,由于人为疏忽造成的火灾吞噬了莲花公司的厂房,吞噬了100亿新台币的投资,毁掉了已经收到的20亿订单,造成了大量客户流失。

这场火灾被认为是台湾商业界最严重的火灾。UMC为此付出了超过100亿新台币的直接代价,其他损失更难以估计。

曹兴诚对此深感沮丧,但他仍然表现出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

1999年,曹兴诚宣布合并其四家半导体工厂,并与台湾联合电力“五位一体”运营。此举引发了台湾联电股价的大幅上涨,消费者也听说了。

合并后的UMC在产值方面已成为仅次于英特尔和TSMC的世界第三大半导体公司,在市场价值方面在全球行业排名第四。它还刺激TSMC效仿并“强行”收购全球集成电路公司,以应对UMC的侵略并确保其领先地位。

除了在规模和生产能力上赶上外,台湾的联电技术也在迅速发展。第一家引入铜工艺生产晶圆的公司、12英寸晶圆的生产以及业界首款65纳米工艺芯片的生产都是其成就。

曹兴诚彻底转型重生后的强劲表现也给他带来了名利。

2001年,曹兴诚被评为未来最有可能引领台湾科技的三大企业之一,而台湾联电则被视为最值得长期投资的企业。

但是不久,台湾联合电力公司又遭受了两次致命打击。

2000年以前,TSMC和TSMC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但2000年以后,TSMC不仅稳定了优势,而且扩大了差距。TSMC的核心是今年的0.13微米工艺技术。在

0.18μ m工艺时代,UMC曾经领先于TSMC。在0.13μ m时期,为了稳定其优势,UMC选择与小发猫和英飞凌联合开发。然而,合作的结果并不顺利。这三个政党有自己的计划,很难团结在一起。这个项目最终失败了。

合作结束后,台湾联电决定发展自己的研发,但在科技行业,时间是最宝贵的优势,更不用说与摩尔定律竞争的半导体了。在TSMC陷入0.13微米工艺的时候,TSMC超过了TSMC,完全抛弃了TSMC。TSMC从未收复一个城市。

是什么让台湾联合力量没有龙

当时,台湾当局严格禁止台湾在中国大陆投资,以防止晶圆厂死亡。张忠谋选择留在原地,等待法律允许他在上海松江投资建厂。然而,曹兴诚“逆风而行”,迫不及待地想去大陆建立苏州造船技术公司。

曹兴诚崇拜郑和七下西洋的壮举,这使他获得了船舶科技的称号。在设计方面,他还特别要求将厂房建成一艘即将下水的军舰。

但是这艘雄心勃勃的战舰给曹兴诚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最终导致了台湾联盟的崩溃。

强行“登陆”甚至导致陈水扁当局的严重攻击。它还引发了一场“检查和调整”运动,以及对台湾莲店的超频繁搜索。甚至高层人员的私人住宅也遭到了数次突袭。

更激怒当局的是曹兴诚无意“忏悔”。他多次公开讽刺陈水扁当局,并多次在报纸上登广告批评当局的行为。他半讽刺半讽刺地说:“如果你早上坐飞机去上海,然后晚上飞回台湾,那么你就不会逃离大陆。”

强硬的态度最终给他带来了法院的诉讼和无尽的“政治”麻烦。当然,台联在此期间遭遇的商业危机和考验也不言而喻。

由于频繁的诉讼,曹兴诚于2005年6月辞去了“国家政策顾问”的职位。事件加剧了。为了不给联电带来麻烦,曹兴诚于2006年被迫辞去联电董事长职务,进入退休状态。

一年后,台湾新竹地方法院裁定曹兴诚无罪,但他带领台湾UMC超越TSMC的梦想破灭了,UMC也随着灵魂的离去而逐渐渐行渐远。

曹兴诚离开后,半导体行业继续发生变化。英特尔进入ARM芯片原始设备制造商市场;三星已经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合同制造部门,并取代TSMC成为TSMC的一部分。紫光集团携巨资打造长江仓储,大陆晶圆代工由此进入伟大书写的时代…

在新的变化下,台湾联合动力几乎不可能重现过去的辉煌。曹兴诚的继任者,无论是胡国伟、洪贾琮还是孙世维,都没能重现曹兴诚时代的辉煌。

对于突然的告别和国王梦想的突然终结,曹兴诚从未向外界吐露过。

退休后,他的地位又变成了另外两个,一个是收藏家,另一个是社会活动家。

曹兴诚热衷于艺术收藏。他的收藏涵盖了从史前青铜器到唐代三彩陶器的所有东西。台湾媒体甚至称他的家为“小紫禁城”。

2008年,苏富比的世界副总裁图尔顿出版了一本《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收藏家》的书,列出了1945年以来100位最重要的收藏家,其中包括三位中国人,而曹兴诚是唯一还活着的收藏家。

曹兴诚说这些收藏品纯粹是为了爱好,而不是欣赏。

“艺术收藏的回报是收藏本身。如果你还想赚钱,那就有点放肆了。如果你娶了一个妻子,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你会感到非常幸福。你还认为你可以卖掉它赚钱吗?”他说。

但是当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曹兴诚卖出了6500万港元的收藏品,其中一半捐给了汶川灾区,其余捐给了其他慈善组织。

除了收藏,退休的曹兴诚最关心海峡两岸的声音。

2007年11月,他呼吁台湾领导人和候选人共同努力,制定《两岸和平共处法》,以解决两岸关系的僵局和困境,此后,他多次为两岸和平而战。

曹兴诚在告别了为什么突然告别那一年以及他如何看待半导体霸主的梦想停止后,从未与外界说过话。从那以后,他甚至不再谈论半导体。

但是在半导体行业,他的影响力仍然存在,甚至很多人都比张忠谋更尊重他。尊重来自于他对新一代的培养和他所追求的管理文化。

在TSMC,张忠谋的形象非常崇高,是权威的象征。下一级主管I

曹兴诚也是“28条规则”的忠实支持者。他坚信公司80%以上的成就是由20%的人创造的,所以他特别关注这些人,并将公司80%的利润分配给前20%。

除了放弃利润,曹兴诚还一直在鼓励联店内部的创业精神,促进内部的创业精神。他从制度安排上推动各部门负责人成立自己的新公司,担任总经理,与联店形成了不和。

这使得台湾联电培育了一批新企业和一批新企业家,其中代表性企业包括联发、永琏、杨炼、致远科技等。这些企业都是从联店的部门转型而来,这些部门的负责人都变成了企业的老板,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贾立安帮”。

在“贾立安帮”中,最著名的是莲法。

蔡明杰,这家亚洲领先芯片设计公司的董事长,比曹兴诚更有影响力,但当他遇到曹兴诚时,他仍然恭敬地称他为“老板”。

擅长成就他人,让一群经理成为企业家,这也是业界认为曹兴诚比张忠谋好的地方,并为他赢得了许多赞誉。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