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腾讯反思录:这家“巨无霸”到底在怎么做投资?

来源:www.axebite.com 点击:779

国庆节前一天,腾讯宣布了一项新的组织重组。最初的7个主要商业集团已被整合到新的6个主要商业集团中。这是腾讯的重大战略变革和组织调整。它是“公司将面临未来的发展”马花藤称之为“未来20年的新起点”

腾讯今年以来遇到了一些“麻烦”。公司的业务遭受挫折;股价暴跌30%以上。年轻的互联网公司发展迅速,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相比之下,腾讯似乎已经成为其老年的象征。因此,腾讯的产品能力、投资行为和整体战略都被“热烈讨论”。尤其是,它不寻求控制的大量投资更值得怀疑。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在网络舆论的背景下,腾讯的“主动创新”也是对问题的回应。

Last Change

在此次调整之前,腾讯的战略和组织结构是在六年前的最后一次变革中形成的。

在2010年之前,互联网领域的初创公司总是会遇到投资者询问公司的生存问题,“如果腾讯也这么做,你会怎么做?”当时腾讯喜欢“跟随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如果腾讯发现任何有前途的新业务,它就会复制它。凭借其巨大的流量优势,腾讯可以迅速扩大用户数量,建立业务,并最终迫使初创企业放弃。

后来,“3Q”战争后,腾讯改变了战略,开始建立开放平台。除了社交和其他关键业务,腾讯独自承担大部分新业务。腾讯不再偷别人的“饭碗”,而是把它们交给合作伙伴。腾讯利用自身优势发挥帮助合作伙伴的作用。腾讯的战略转型如此成功,以至于现在每个人都不记得腾讯了,它“别无选择”。腾讯的投资战略,今天被广泛讨论,从那时起逐渐形成。

腾讯的投资大多是少数股权投资,并不寻求对被投资企业的控制权。这更像是一种建立良好关系的投资方式。这与阿里非常不同,阿里是中国互联网的另一个巨人。阿里的投资通常与他自己的业务关系更密切,而且阿里通常拥有更大的控制权。相比之下,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腾讯的投资可以说是相当“佛教”的。

这正是腾讯这次的热门话题之一。许多文章认为,腾讯正在成为一家“投资银行”,腾讯已经成为一家“投资公司”,腾讯正在失去过去赖以成功的产品力量,腾讯的创新能力正在萎缩。

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腾讯近年来的投资策略?腾讯的投资在腾讯的生态战略中扮演什么角色?接下来,我们将首先从业务发展、行业发展和竞争环境三个方面了解腾讯的投资战略,然后看看腾讯的投资战略未来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了解企业风险投资

从最新的财务报告判断,腾讯的投资收入约占总利润的三分之一。目前的投资业务不再是腾讯的辅助和辅助业务,而是几乎与产品同等重要的支柱业务。

事实上,腾讯不是唯一一家。越来越多的企业除了主营业务外,还开展投资业务,投资业务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企业风险资本已经成为一种明显的趋势。在产业变化快、产业周期短、创新活跃的领域,如互联网和高科技领域,非风险资本公司正在各地进行投资。即使是成立了几年的初创企业,一方面也在融资和投资。

这与工业发展和竞争环境有很大关系。腾讯是一家互联网企业。互联网是一个快速变化的领域。需求和竞争形势可以描述为每年变化三次。马花藤对此一直有强烈的焦虑感。在一次采访中,他说:“互联网是一个快速变化的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在过去的12年里,我最深刻的经历是腾讯从来没有放松过。我们每天都如履薄冰,总是担心遗漏会让我们大吃一惊

运用投资工具在股票市场充分建立竞争优势是企业在快速变化的工业环境中生存并逐渐获得竞争优势的能力。与传统的独立风险投资公司不同,风险投资公司更强调与自身价值链的协调。它关注并希望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尽可能分散风险,以及如何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最大限度地利用机会。

在工业发展的过程中,不仅同行业的企业在竞争,而且产业链结构也在变化。正如战略节奏理论所揭示的那样,在产业阶段转换的节点上,将会对产业链的某些环节进行价值重估。有些环节不再重要,也不再是竞争的焦点,而其他环节将成为能力的关键,并形成估值下降。一些链接将被集成,另一些将被拆分。当工业发展发生巨大变化时,旧的产业链将被打破,新的要素将被引入,整个产业链将被重组。产业链的起伏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风险。

动荡的工业环境

在互联网数字经济时代,工业发展不再像过去那样缓慢,而是与企业的发展和变革同步进行。企业的外部竞争环境会频繁而剧烈地变化。此时,企业不得不面对“动荡的工业环境”问题。这种风险通常超出了传统单一业务企业的能力。因此,通过企业的投资行为,提前锁定可能的风险,提前把握可能的机会,是对快速变化的产业环境风险的“对冲”,是企业战略的拓展。

另一方面,从创新的角度来看,企业投资行为也是保持创新活力的努力。

今天,创新一直是一个热门词汇,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大企业有“路径依赖”。大型企业的组织、流程、决策模式和资源配置服务于当前的商业模式。对于一个成熟的大企业来说,“不走寻常路”是不容易创新的。因此,大型企业的创新往往容易失败。

因此,许多像腾讯这样的企业,如小米和阿里,通过他们的投资行为促进了不同企业之间的合作。他们都借此机会推动开放创新,希望保持敏锐的创新活力。

腾讯和阿里有不同的业务起点和业务逻辑。阿里开始了他的电子商务业务,交易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场景,有很大的扩展潜力。因此,阿里很容易从交易开始,扩展到支付、供应链金融、物流、企业云服务等各个领域。沿着价值链从新零售延伸到新制造也很容易。

腾讯从社交开始。相比之下,社交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行为。总结和整理清晰的“典型”场景并不容易。它与生活的方方面面息息相关。虽然社会化也有很强的扩张潜力,但它向各个方向传播,不容易被纳入一个简单的框架,概括一个简单的逻辑,也不容易直接从消费方移植到生产方。这些都需要腾讯慢慢探索。这也是腾讯不能像阿里那样疯狂唱歌的原因之一。

企业同时在产品市场、资源市场和股票市场竞争。从战略节奏的PRE-M模式来看,腾讯现在正同时在三个市场做出努力。在产品市场上,通过微信和QQ获得的大量用户和流量资源通过游戏和广告获利。在资源市场,帮助合作伙伴通过高流量建立他们不具备的能力;在股票市场,通过投资建立了弹性的行业风险对冲机制和创新网络。

腾讯在迅速变化的中国市场中逐渐成长为如此巨大的多维度、积极的竞争对手,并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数字经济领域成长为全球最重要的互联网企业。

根据腾讯的公告,此次战略升级和组织调整是天成的“积极创新”

我们知道“生态”在这里是一个隐喻。工商世界变化如此之快,企业的竞争形势和生存环境如此复杂,我们的认识还没有完全跟上。因此,我们从生物学/生态学中借用了一个术语来表达我们在工商业中看到的高度复杂的系统,它不同于以前的工业时代。虽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深入全面地讨论商业/工业生态最重要的特征是什么,但在讨论腾讯在建设工业生态方面面临的挑战之前,我们应该对“生态”做一个肤浅的思考。

收藏不是生态的。生态学绝对不是一些元素的简单列表。许多事物简单地排列在一起,不能称为生态学。不幸的是,我们看到了许多表达方式。将“生态”改为“收藏”不会导致误解。

生态学至少有以下两个特点:多学科;多层次的对等结构。

生态学当然不能用来描述单一企业的多样化。生态学是由多个学科组成的。多学科意味着有多种用途。生态学应该允许不同的主体追求不同的目的。如果所有参与者都必须追求一个共同的目标,那不是生态学,而是一个集体或“有组织的集体”。有组织的集体和生态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结构,没有好坏之分,只要它们适应它们生活的商业环境。

许多学科在一起不会直接变成生态学。生态学变成生态学的原因是为了有一个结构来维持它的存在和运行。生态学应该具有“协同效应”,参与者应该能够获得商业生态学中没有的额外利益。生态学应该有一个多层次的互惠结构,这样所有在不同“利基市场”中“谋生”的参与者都可以受益。此外,生态提供的联系越多,互惠结构的层次越多,生态就越强大,它就越能抵御风险和解决危机。

那么,腾讯“拥抱工业互联网”和构建“工业生态”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清华大学朱恒元教授在他的文章《腾讯的生态化涅》中明确指出,腾讯生态化的关键在于“如何让数据活起来”,并建立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数据治理结构”。

数据成为新资产和新生产要素,这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基本特征之一。与工业时代的资产不同,数字资产并不是排他性的。它们可以被重用和共享。数据将在重用和共享中激增,产生更多数据和更多价值。不同的数据在不同的业务中有不同的价值。数据流的过程不仅会加强不同企业和不同实体之间的联系,还会使不同实体受益,从而产生协同效应。

腾讯一贯高度重视用户隐私,将数据安全放在首位,这当然非常值得称赞。然而,数据的流动和共享与数据安全并不冲突。让数据安全地流动和共享,为不同的主体提供他们需要的适当数据,这正是新数字经济时代生态建设的关键。

为了构建生态,我们需要研究如何在满足安全性的前提下,从整体“大”数据中“切出”一个合适的、可交易的“单元”,以便需求者能够获得他们需要的数据,而不会给其他数据相关方带来负面影响。换句话说,腾讯需要为不同的合作伙伴定制和开发自己的大数据访问权限,以便合作伙伴能够安全地获取他们需要的数据。

事实上,很少有合作伙伴需要所有原始数据。他们可能只对数据的一个方面感兴趣,或者对一些总和、一些统计数据或一些计算感兴趣。这些可以通过算法安全实现。数据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可以分离。此外,由于数据的特性,其使用权可以相当灵活地定义和区分,这是数字经济时代和工业时代的一个关键区别。

腾讯除了与合作伙伴共享数据外,还可以为合作伙伴向腾讯传输的数据建立反馈机制。此外,可以设计不同合作伙伴之间的横向沟通和共享机制。这些都是细节,但正是这些机制奠定了生态的多层次互动结构,这是生态能否健康运行的保证。

目前,微信每月用户超过10亿,用户数量正在放缓。腾讯迫切需要加紧努力为每个用户创造更多价值,从而为自己获取更多价值。生活数字化涉及方方面面,要求腾讯与其合作伙伴更加紧密细致地合作,实现协同增效。工业互联网比消费互联网有更详细的要求,更复杂的数据交互,以及更高的安全性要求。所有这些都要求腾讯积极探索如何建立良好的工业生态,以及如何建立一个基于每个人都认同的数据流的互利结构。这是当务之急。

腾讯通过少数股权投资与被投资企业建立了伙伴关系。这些“伙伴”之间的联系不应仅限于公平联系,还应通过数据流来加强,数据流是建设生态的必要环节。

由于腾讯的庞大规模和复杂的业务构成,腾讯比其他企业更早遇到建设产业生态的关键问题。无论腾讯如何探索,都会对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和形态产生巨大影响。

(作者是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所创新与产业升级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来源。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