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邵亦波宣布淡出经纬中国:拿1亿美元自有资金创办慈善基金

来源:www.axebite.com 点击:853

投资界(微信Id : Pedialy 2012)2月14日报道称,经纬中国合作伙伴邵亦波宣布,他将在近期淡出经纬,并设立慈善基金致力于公益事业。该基金的初始金额约为1亿美元,总部位于美国硅谷,将在全球投资。

据报道,这个慈善基金和传统的风险投资有几个重要的区别:

1。利润不是首要目标。慈善基金的主要目标是最大化社会效益,而不是投资回报。

2。该基金的资本来自邵亦波,对外部投资者没有信托责任。因此,在社会利益和投资回报之间可以自由选择。该基金没有在一定期限内将资本返还给投资者的压力。资本可以在项目中“生存”,而无需寻求强制出售或偿还“提款”。

4。为了更方便地贡献我的经验和网络资源,我通常要求一个董事会席位。随着公司的成熟,我的参与度将会下降。如果创始人将来想提前收回基金,我比传统的风险投资基金更容易协商,因为我的投资原则是,如果没有更多的价值可以增加,即使留下来可以带来更高的回报,我也愿意收回资本,用在其他可以发挥更有效作用的地方。

邵亦波说,只有不断地陶冶情操,从事物中学习,才能真正为人类服务,否则做好事就会误入歧途,只想得到更多的掌声。我也希望投资的企业家将继续实践,了解自己,变得更聪明,并领导和关心员工一起成长。

邵亦波,哈佛大学物理和电子工程学士,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1999年,在完成波士顿咨询集团的工作和哈佛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邵亦波选择回家开始自己的事业。2003年,经历了试错、纠错的过程,经历了这一时期全球互联网行业的繁荣与衰落后,邵亦波和他的团队使易趣得以生存并发展成为中国领先的电子商务网站。易趣以2亿多美元被易趣收购,这是当年全球最引人注目的互联网并购之一。邵亦波被《亚洲创业投资期刊》授予“2003年度企业家”称号。2008年,经纬中国与张颖、徐传生共同创立。他投资了安居克(被58.com整体收购)、宝宝树、猎头和招聘网络、寻找钢铁网络、时分音乐、成长中的信息作战等公司。

附邵亦波原文:

向人类苦难宣战

最近我决定设立一个慈善基金,并承诺先投资1亿美元。总部设在美国硅谷,但放眼世界,它也将投资中国。这个新基金在形式上类似于传统的风险投资,但有本质区别:它不以利润为第一目标,而是专注于用科学技术来满足人类的深层需求,以减轻世界上的苦难。

在这里,我想谈谈这些关键词背后的想法。

关于世界上的苦难:

说到人类的苦难,我们立刻想到外部的苦难,例如饥荒和疾病。然而,在许多发达国家,物质短缺不再是一个问题,而是另一种痛苦,人内心的空虚、孤独、困惑和焦虑没有消除。

相反,人们的心理状态越来越差:统计数据显示,近7%的美国成年人在过去一年中至少经历过一次严重的抑郁症;从2007年到2015年,美国少女的自杀率翻了一番。中国有5000多万疑病症患者,焦虑症在过去十年里翻了两番,达到5000多万。大多数人默默地忍受着,不敢找医生,甚至不想让最亲近的人知道。

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仍然有许多人没有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疾病,但是他们的心并不快乐和充实。他们生活在焦虑中,并认为如果他们从朋友那里得到下一次表扬,下一次晋升机会,或者他们的财富为零,他们会很开心。许多“幸运”的人失望地发现幸福只持续几天甚至几个小时,而焦虑是无穷无尽的,因为他们继续渴望

从人民的内心出发,重新审视我们的经济体系和商业模式,可能会出现新的解决方案。这个慈善基金是我想做的一个尝试。

关于人类的深层需求:

人们想吃糖,但他们真正需要的是营养;想要性刺激,其实需要的是亲密的关系;我忍不住把头埋在手机里,但我真的想每分钟都过有意义的生活。想要名利,其实需要的是爱;如果你想要经济自由,你真正需要的是思想的自由和开放。

就像吃太多的糖是不健康的,只关注自己“想要”的东西,不了解自己,不面对内心真正的“需求”,是人们焦虑、空虚、孤独和困惑的根源。

创办企业来满足人们的“需求”更容易,但大多数时候它并不能减轻痛苦,甚至相反。许多科学研究指出,脸谱网的使用与美国青少年抑郁症的增加直接相关。一位著名的硅谷风投和我承认,人类的七宗罪是虚荣、嫉妒、愤怒、懒惰、贪婪、过度和欲望。他投资的许多成功公司依赖并鼓励其中至少一两家公司:脸谱网是虚荣,杰尼亚是懒惰。

世界上的苦难和不幸不能通过满足人们的“需求”来解决。

洞察和满足人们真正的“需求”需要超人的智慧和毅力,以及企业家的特殊力量。首先,他们需要培养自己的头脑。正如王阳明所说,他们需要从事物中学习,了解自己最深的需求。只有当你理解某事时,你才能理解并帮助他人。

对投资者来说,投资于满足人类“需求”的企业可能更容易赚钱,比如占有、刺激或比较,但我选择支持有理想的企业家去做更具挑战性和更有意义的事情。

关于风险投资:

十年前,我、张颖和徐传生共同创立了精卫中国。迄今为止,它管理着30亿美元,是中国最成功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我自己只做了十多项早期投资,但其中五项,如宝宝树、狩猎、寻找钢网、表演音乐,已经成长为拥有数千名员工的“独角兽”,估计价值超过十亿美元。我亲眼目睹了一群热情能干的人,他们凭借自己的远见、毅力和严谨,在不断的学习和进步中创造了惊人的成长和成就。今天,这些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触及了亿万人的生活。

我知道这种企业家精神是事业的关键,我也相信有成千上万的企业家有能力、聪明,并且和我有着相同的愿景:创造减少而不是增加人类痛苦的产品和服务。我希望与这群人合作。

风险投资是一种强大的武器。如果使用得当,它可以支持企业家创造产品、汇聚人才、建立流程,为更快更长远的发展奠定基础,从而吸引更多的资本和人才,最终实现爆炸式增长。

我的慈善基金和传统的风险投资有几个重要的区别。

1。不要把利润作为第一目标。我的慈善基金的主要目标是最大化社会效益,而不是投资回报。尽管将两者结合起来是完全可能的,但企业家们往往不得不在两者之间做出战略和战术选择。我非常重视业务运营的严谨性和标准化,但我会以“长期社会效益”为核心目标,这也是我对企业家的期望。“股东价值最大化”不应该是企业的核心目标。

2。该基金的资本由我提供,对外部投资者没有信托义务,因此我可以在社会福利和投资回报之间自由选择。该基金没有在一定期限内将资本返还给投资者的压力。资本可以在项目中“生存”,而无需寻求强制出售或偿还“提款”。

我希望我能为企业家提供独特的帮助和价值。我宁愿做“反模仿者”:如果一家公司非常受欢迎,受到许多投资者的欢迎,除非我觉得我可以增加其他投资者无法提供的价值,否则我会选择不参与。这不是因为我想装腔作势,而是我希望我的资本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

4。为了更方便地贡献我的经验和网络资源,我通常要求一个董事会席位。作为公司

5.我相信,只有我继续培养我的头脑,从事物中学习,我才能真正为人类服务。否则,做好事就会误入歧途,我只想得到更多的掌声。我也希望我投资的企业家将继续实践,了解自己,变得聪明和有智慧,同时领导和关心员工一起成长。

该基金已经深入参与了许多公司:

●洞察计时器。世界上最大的冥想应用。该平台每月有100万活跃用户,1500名不同的教师,涵盖佛教、禅宗、瑜伽、道教等所有分支。创始人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票务网站tix.com.au的创始人克里斯托弗普洛曼(Christopher Plowman)。

●母实验室.该应用将于2018年初推出(先推出英文版,后推出中文版)。基于美国斯坦福大学(Stanford)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等顶尖专家的研究,它将发展心理学、神经科学和正念结合起来,为父母提供系统而实用的建议,并帮助他们解决育儿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阿里前高级产品和运营经理李静和我是共同创始人。

● Oji生命实验室.2018年将推出新的大中型企业团队培训课程。基于手机应用互动,一对一和一对多视频将有机整合,彻底颠覆传统的语音训练。这门课程将关注员工的内在成长。创始人是MSN首任全球总经理马特库什(Matt Kursh)和耶鲁大学情商(情商)马克布雷克特(Marc Brackett)。

随着人类进入物质资源丰富的时代,缓解内心痛苦、满足深层需求将成为新的核心问题。有勇气和远见的企业家会提前意识到这一点并为此做好准备。我很荣幸能够与这些企业家并肩前进,帮助和加速他们的事业,并向人类的苦难宣战。

邵亦波

2017年末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