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教育培训 » 正文

国内产能过剩库存压力空前钢企走出去转移过剩产能

来源:www.axebite.com 点击:1958

中国金属学会主席徐匡迪在2014年第三届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对记者说,当务之急是减少和重组钢铁业,关闭低效率工厂和非钢铁工厂。主营业务。

受困于产能过剩,中钢协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在该协会财务指标所列的88家企业集团中,钢铁主营业务仍亏损6.6亿元,亏损11亿元。连续的季度。此外,在88家公司中,有25家亏损企业,亏损额超过76亿美元。

钢材的平均价格也从2012年的4468元下降到今年上半年的3212元。

国内整合:

公司政府有不同的看法

面对产能过剩,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司长冯飞发表了意见:“这次合并和重组,政府正在努力创造市场环境,甚至更不用说要在钢铁行业组建多少竞争企业了,相反,我们将专注于解决在合并和重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冯飞认为,目前钢铁行业的产业结构不合理,存在企业数量大,集中度低的长期问题。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排名前10位的公司的市场集中度为32.4%,排名前四位的公司的市场集中度约为21%,而日本排名前四位的公司的市场集中度为21%。 78%,而在美国为67%。

今年年初,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环境的意见》.冯飞说,该政策的总体思路是创造一个优化的市场环境,主要是解决税收,财政手段,土地和土地四个方面的问题。兼并重组过程中的人员安置。

“有关政策目前正在执行中,并正在与有关部门进行协调。我希望今年能够得到执行。”冯飞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钢铁业的合并重组已经实施了很多年,但真正成功的案例并不多。相反,总是存在一些负面的情况。这些教训使企业敢于胆怯进行下一次兼并重组。

以前鞍钢和攀钢的重组,在鞍钢有关负责人看来,这称为合并,现在主要考虑做大事。 2012年亏损153亿元。去年是超过40亿元人民币。今年,我们有信心实现收支平衡。明年我们将实现鞍钢和攀枝花两个基地的盈利目标。

冯飞认为,在更加困难的时期,特别是在需要调整产业结构的时期,中国钢铁业已进入并购重组时期。 “从国际经验的角度来看,并购的时机通常相对困难,但同时可以看到未来的曙光。”他说。

但冯飞的观点尚未得到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的完全认可。徐乐江说,如果没有市场导向的环境,今天将要合并和重组的钢铁公司将很快死亡。

徐乐江说,宝钢今年没有重组,但是合并重组后,产品结构,企业人员和企业之间的管理差距很大。 “如果合并是一家私营企业,作为一个完全竞争的行业,那么私营企业将不在乎其总工资,而国资委将控制宝钢的总工资。”

“现在,每吨钢铁税与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大型企业和小型企业之间的差距都很大。无论是从税收还是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谁将执行法律?这些违法行为该怎么办?这些问题需要解决,政府应该发挥更好的作用。”徐乐江直率。

走出去并转移产能过剩

中国产能过剩的状况使该公司的利润难以为继。外出建厂已成为钢厂的选择。

河北钢铁于9月10日宣布,它与南非工业发展公司和中非发展基金签署了《南非钢铁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标志着河北钢铁集团投资500万吨的钢铁项目于2009年正式启动。南非。这是中国目前在海外投资的最大的全过程钢项目。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何勇表示,自2013年8月以来,该集团已成功从力拓收购了南非PMC矿业公司,并加强了其开发管理。收购年度的净利润超过了1亿美元。此次收购有利可图。通过成功的收购,集团已控制了约2.7亿吨高品位铁矿石资源,2亿吨铜资源以及南非世界第三大陨石矿。基于对低铁矿石价格和国内需求放缓的市场状况的分析,本集团决定在南非建设一个500万吨的钢铁项目,以充分利用本集团资源的有效价值。

河北钢铁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南非建立工厂也是南非的现实需求。在铁矿石价格较低的情况下,现场消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包头钢铁的一位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包头钢铁正在蒙古建立工厂。仍然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关键是要看政府有多强大,并有良好的财政和政策支持,以便事情做得更快。

该人还说,据乡亲们说,那里的需求仍然存在。那里有超过200万人,容量为30万吨的钢厂主要用于建筑钢材,并且仍然有市场。

在此之前,中钢于1990年代初率先在南非进行投资。目前,中钢在南非的主要项目包括中钢南非铬业有限公司和中钢萨曼科铬业有限公司。但是,在多年的运作过程中,它仍然遇到困难。就连中钢南非铬业每月也蒙受约3000万元的损失。

2007年,宝钢集团与巴西铁矿石供应商宝钢CSV钢铁有限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 2009年底,武钢投资4亿美元投资巴西EBX集团的子公司MMX。这是当时中国建造的最大的钢厂,也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投资。

此后,武钢投资50亿美元在巴西里约热内卢阿索港工业区与LLX Logistica共同建设一家钢铁厂。然而,仅仅两年后,武钢搁置了在巴西设立的一个项目,并改变了其先前在海外投资上的激进态度,因此变得谨慎。

徐乐江告诉记者,在产能过剩的过程中,走出去是一条路。在新世纪的前十年,宝钢和武钢在巴西开设了钢厂,但很难盈利。走出去不会全部成功,但这是趋势。

数字表示钢铁

今年1月至8月,粗钢产量为10,000吨,同比增长2.6%; 1-8月钢材产量为10,000吨,同比增长5.4%。 1-8月生铁产量为10,000吨,同比增长0.5%。

最新半年报显示,亏损企业10家,累计亏损47亿元,国有钢铁企业5家,累计亏损39.28亿元,占上市钢铁亏损的83.4%。企业。其中,重庆钢铁(9.45亿元),山东钢铁(79.7亿元),嵩山松山(7.36亿元),马钢(7.3亿元),八一钢铁(7.19亿元) 。

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获得的数据显示,今年1-7月,钢铁销售收入和利税分别增长0.87%和17.18%,企业亏损为26.14%,行业利润仅为0.54%。每吨钢的利润只有4元,相当于两瓶矿泉水,行业的低利润率是惊人的。

据统计,中国的工艺和设备相对落后。例如,炼铁高炉的落后产能约为4500万吨,约占总产能的35%,其中在规定的时间内淘汰不到100立方米。小型高炉的生产能力约为3000万吨。

工业和信息化部此前公布了2014年的44家炼铁企业和30家炼钢企业名单,以消除落后和过剩的生产能力。钢铁行业共淘汰落后产能4800.4万吨。 (中国企业报)

[打印] [关闭]